无厌

此用户已平线

恶习

#又名 Loki捅灭霸之前可能的的心理活动

#无逻辑深夜报社

#貌似有点虐的还是(。


“你真是世界上最糟的弟弟了。”

 

Loki俯视他的哥哥,心里对这话实在是再认同没有了。

要不是我入侵中庭,纽约现今该多八十多个生命;要不是我指路,也许这之后还能有母亲陪着你;要不是我流放了奥丁,阿斯加德不致毁灭,你的朋友们不致死去;要不是我拖延,你也许不致失去一只眼睛;要不是我顺手拿走了宇宙魔方,你剩下的人民本该安全无虞。

这样看来你生命里所有失去的确都根源于我。

不过这就要结束了。

 

感谢宇宙神,Thanos是个杀一半留一半的无可救药的强迫症,就连去地球前这位大人也特意叮嘱只能杀一半,要是还能随机均匀地分配名额,那就再好不过——当然了八十几个实在是连纽约市人口的零头都没赶上,此事暂且按下不表。虽说给他卖命的时间不长,Loki对这回事还是相当清楚。

这就是为什么他要进行这次看起来蠢得不行,毫无希望可言的刺杀。

这实在挺好的,他的死亡乃是有准备的有计划的事情,而非被hela突然地找上门来,以至于猝不及防,战栗恐慌,那实在是有失身份的事。现在嘛,他甚至有时间来考虑一下如何润色自己的遗言,好让他的死亡在他哥哥心上捅出更深一些的口子,以期那处能愈合得缓慢些,使他不致被马上遗忘。

 

Odinson,阿斯加德的王子。那当然不是说给thanos听的,这泰坦心中只惦记他的大义,想来大概也对谎言之神起誓的依凭没有多余的兴趣。

 

对了,还有那一句。你真是世界上最糟的弟弟了。

这可是Thor自己添的彩头。要Loki来评价——仪式感十足,他们家的人永远学不会如何告别。Loki都能想象到这一幕要是以后改进阿斯加德之殇里,要是再连上先前他和母亲的那一段,如何能不叫底下观众曲折嗟叹一声命运?

算起来Thor比我还进步些,不管再怎么糟糕,起码他还认我这个弟弟。

 

你再没有什么可不满意的了。

这是一个足够悲壮的谢幕了,神生漫长,期间曲折跌宕都由时间磨平不计,最终所求不过死得其所,好在他相对短暂的神生足够用来找到这样的所在。倘若错过这一次,他在想不出来他还有什么别的机会能前往瓦尔哈拉与母亲团聚了。

你对世间不该再有什么眷恋了。

 

他还是没忍住朝Thor看了一眼。

越过血与火是他哥哥的蓝眼睛,如今只剩下一只。

 

我实在是世界上最糟的弟弟了。

Loki想,就算是对于银舌头,这话都实在没法反驳。

我连临死前筹划的最后一件事都是如何狠狠地伤害他,好叫他痛彻心扉。

 

“……约顿海姆的正统国王……”

Loki转过头,匕首的冰凉触感沿手臂攀上。


不过那也应当没什么,我已经叫他失去了这么多,如今不过是多一件罢了。

Thor早该习惯了才对。


END


-------------

-我就写写,不当真啊


没头没尾的段子

18岁橄榄球阿斯加德队四分卫Thor

16岁社交障碍死宅Loki

#高中生设定

#有锤简提及

#大概就不会有后续/前文


“Loki,你不能像这样整天呆在家里了,今天晚上你必须去参加你们班的班级聚会——我会看着你踏进那里的大门。”

“你凭什么管我去不去我们班的聚会,少对我指手画脚的。”

Loki拧着眉头。

“凭什么?”

Thor简直要被他气笑了。

“因为我是你哥!他怒吼,我对你有责任——”

“少来这一套,你什么时候能管好你自己了?你对我有责任?你连和你自己女朋友上床(啊抱歉严格来说你们没在床上做)都不知道要提前买套子在口袋里装着——还要我出门到楼底下给你买了再拿上来递到你手里!”

他还不尽兴地又补上一句:

“听听,我们独立自主的Thor odinson今年都有十八岁啦,他还觉得他能对他弟弟负起责任呢。”

“……她不是(is not)我女朋友。”

Loki翻了个白眼。

“谢谢你的解说,但我对你的恋爱关系没有兴趣。”

他忽然回过神来。

“等等,她——她把你甩了?”

“我甩的她!”

“天哪,”Loki夸张地开始笑,有点停不下来,“咳,我们战无不胜的阿斯加德雄狮竟然也有今天。我喜欢这姑娘。”

Thor瞪他。

“哇哦,别误会。”

Loki懒洋洋地偏着脑袋,毫无诚意地举起双手。

“毕竟我可还想当个称职的社交恐惧症患者。”

Thor的蓝眼睛忽然亮了。

Loki熟悉这个眼神——这是他哥犯蠢的前兆。但此刻他却摸不清楚是什么袭击(对他坚持他哥的神经粗壮得侮辱“触动”这个词)了他哥的哪根神经,这可不太妙。

于是他审慎地后退一步。


-TBC(也许